ToB增长渐缓,“美国花呗”Affirm闯关先买后付下半场

图片来自 Yandex

作者:黑桃与长剑,微信公众号 " 有牛财经 "(yncj_cn)

当疫情成为某种意义上的 " 常态 ",全球多项产业都因此受益。例如在线办公——已经有不少巨头将居家办公作为改革措施推出,微软 Teams 等软件得以保持着可观的增长速率。

另一方面,长期居家并未磨灭人们的消费热情,可严重削弱的经济能力又制约着他们 " 买买买 " 的步伐。正因如此,BNPL(先买后付)产业才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二级市场对其的关注力度也逐渐增大,这一点,在金融科技公司 Affirm(NASDAQ:AFRM)的身上尤其明显。

9 月 10 日,Affirm 公布了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的第四财季及全财年财报。从几项基础数据来看,这家公司依旧保持着成长型公司一贯的调性——高增长、高亏损。同时,它的业绩也超出了分析师预期,这让它的股价在盘后一度涨超 20%。截至 9 月 10 日美股收盘,Affirm 报 123.7 美元 / 股,涨幅升高至 34.37%,市值达到 327.92 亿元。

不过,Affirm 要面临的问题仍然值得投资者重视。

B 端增长乏力?

第四财季,Affirm 总营收 2.618 亿美元,同比增长 71%;净亏损 1.282 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盈利 3481.3 万美元;整个 2021 财年中,Affirm 的营收为 8.705 亿美元,同比增长 71%,净亏损则为 4.309 亿美元,相较去年的 1.126 亿美元增加了 282%。

Affirm 的营收几乎全部源自它的在线购物分期贷款业务,因此,它也常被国内投资人拿来和花呗相对比。而在它的营收大盘中,网络总收入——包括虚拟卡网络收入和来自商户的网络收入——占据了半壁江山。第四财季中,Affirm 的商户网络收入达到 8865 万美元,同比增长 4%;虚拟卡网络收入同比增长 613%,达到 1926 万美元;全财年商户网络收入为 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48%,虚拟卡网络收入则为 4985.1 万美元,同比增长 158%。

对于 Affirm 来说,B 端收入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从财报中也能够看出,该项收入的增长速率已经开始降低,要知道,2020 财年 Affirm 的商户网络收入增速接近 94%。而且,商户网络收入增速的下降似乎也与 Affirm 快速增长的合作商户总量相悖——第四财季,这一数据增长了 412%,达到 2.9 万家,其中还包括数千家新整合的 Shopify 商户。

究其原因,这可能与 Affirm 最大客户 Peloton 的窘境有关。

今年以来,这家家庭健身公司显先是被曝出旗下跑步机产品存在安全事故,随后又被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CPSC)点名警告。舆论压力之下,Peloton 在今年 5 月宣布召回涉事跑步机产品,但即便如此,它的营收还是受到影响,环比下降 25.8%。

Peloton 的产品以单价昂贵著称,这促使它早早就找上了 Affirm 进行合作。通过超长分期付款策略,Peloton 收获了难以想象的成功,它也就顺势成为了后者最大的客户之一。从今年早些时候披露的招股书来看,Affirm 2020 财年 28% 的 GMV 都来自 Peloton。

既然最大客户遭遇了营收下降的糟心事,作为 BNPL 服务商的 Affirm 自然也逃不过。在财报中,Affirm 还特意提及了 Peloton 为公司 GMV 带来的损失(全年 GMV 83 亿美元,增长 79%,不包括 Peloton 的情况下增长幅度则达到 91%),同时 Affirm 还做出预期,称 2022 财年中 " 总 GMV 和来自 Peloton 的收入将有所放缓 "。

C 端顺势狂奔

与正处于增长泥潭中的 B 端收入相比,Affirm 的 C 端收入却一路飙升。除开前文提到过的虚拟卡网络收入外,它的利息收入、贷款销售收益和服务收入均实现了不小增长,同比增幅分别为 111%、267% 和 60%,所创造收入则分别为 1.04 亿元、4258.2 万美元和 748.4 万美元。这一趋势若持续下去,C 端收入取代 B 端成为 Affirm 的顶梁柱,只是迟早的事。

实际上,如此盛况与当下正处于崛起阶段的 BNPL 产业脱不开干系。

在 BNPL 尚未普及前,信用卡是海外消费者付款的首要选择之一,但后者一路发展至今,所暴露出的各种弊端,例如盗刷、高额利息,以及严苛且复杂的还款条件,也令消费者们越来越厌烦它,尤其是不受 Z 世代喜欢。而 BNPL 又有着信用卡无法比拟的优点,例如更灵活的还款宽限期,并不高的逾期费用等。

不过,它最吸引人的一点还是它便捷的支付流程——即使国外有着亚马逊这样的大型电商平台,依旧有很多商家因为无法忍受抽佣而选择自建独立站,这让购物流程变得无比麻烦,因为消费者每一次下单都需要重新填写详细支付信息。在不同国家,也会出现支付方式不同而导致的乌龙事件,它们都在慢慢消磨年轻人对传统支付手段的耐心。

据巴克莱的一份数据显示,有 69% 的 Z 世代消费者会放弃购买购物车中的商品,而这其中,又有 29% 的消费者是因为 " 付款流程太长 " 才做出决定。

但 BNPL 出现后,一切都不同了,用户只需要填写一次信息,服务商就能够记住全部资料,之后无论去哪家独立站购物,都只需要一次点击就能完成整个流程。这不仅便利了消费者,还能够让商家的转化率出现肉眼可见的提升。根据 SimilarWeb 对美国头部时尚服饰网站的调查来看,提供 BNPL 的网站转化率为 4.5%,而未提供这一方式的网站转化率仅为 2.4%。

正因如此,BNPL 才出现了极为快速的增长,并且未来仍有很大发展空间。按照美银发布的统计报告来看,到 2025 年,包括 Affirm 在内的 BNPL 应用总收入将增长 10-15 倍,处理交易额也将达到 6500 亿 -1 万亿美元之多。

BNPL 赛道强敌众多,Affirm 该如何迎战?

对于 Affirm 来说,行业的火热算是有利有弊,增长空间巨大固然是一方面,但需要注意的是,它并非行业内的第一名——在它前方,还站着 Klarna 和 Afterpay 两大强敌。此外,支付巨头们对于这一细分领域的蚕食同样值得 Affirm 警惕。

今年 8 月,美国金融科技巨头 Square 宣布将以一次全股票交易收购 Afterpay,这次收购案的价值将高达 290 亿美元,同时它也是 Square 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收购计划。Square 首席执行官杰克 · 多尔西(Jack Dorsey)表示,收购将在 2022 年第一季度完成。

在全球金融科技赛道上,Square 是仅次于 Paypal 的头部企业,而它似乎是铁了心要进军 BNPL 市场。在一份声明中 Square 表示,计划将 Afterpay 整合进其现有的业务部门中,用户能够直接在 Square 的 App 中使用先买后付以及分期等功能,而不是依赖信用卡。

作为全球最大的支付服务商,Paypal 当然也不会坐视对手分走这块蛋糕。就在 Affirm 发布财报的前两天,PayPal 宣布收购日本 BNPL 初创公司 Paidy,收购价格为 27 亿美元,若是不出意外,这笔交易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完成。

在玩家陡然增多的 BNPL 赛道上,参赛者们的资金充裕程度会变的相当重要,毕竟,BNPL 模式决定了公司必须及时将所有款项汇给商家,而来自消费者的回款则很有可能长达六周,若是将违约人数考虑进去,这一期限甚至会更久。

在当下的 BNPL 三大初创公司中,Affirm 的资金实力只能屈居末尾——从 2020 年 1 月到今年 6 月 30 日,它仅完成了 G 轮以及 IPO 两轮融资,金额共计 19 亿美元。相比之下,Klarna 同期融资高达六轮,总金额超过 24.9 亿美元,估值则超过 456 亿美元;Afterpay 的单独融资金额虽然较少,但若是考虑到它已被 Square 收购的事实,其竞争力或许要比前二者更强。

如此,Affirm 能做的最好应对措施就是加强营销能力,尤其是争取 Z 世代的关注,在这方面,它实际上是占据一定优势的。根据 The Business of Business 的一篇文章来看,Affirm 在推特上的受关注程度排名第二,仅次于 Klarna。

通过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Affirm 不仅能够以此为筹码拉到更多合作商家,对自身未来可能会组建的生态体系也大有助益。长此以往,Affirm 可以进一步提高营收多样性,进而补足其 B 端收入增速减缓所带来的问题,顺便还能摘掉过于依赖大客户的帽子。总而言之,即使面前强敌众多,Affirm 仍然有机会杀出一条血路,至于最终结局如何,就交由时间来验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