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在校园:和学生一起坚守是老师的本分

  3月29日,我赶在上海浦西划江封控之前,进入校园,以便参与4月初的研究生复试工作。

  这10来天里,校园中学生们的状态,用我在线教学时的调侃就是:起初是“野生动物园”,随后是“动物园”——从至少还可在几百亩校园内散步徜徉,逐渐到严格落实足不出楼、足不出户。

  疫情防控、动态清零需要保持社交距离,严格落实各项要求,这对教育工作者提出新的要求。这样一群生龙活虎的青年成为“笼中虎”,难免出现情绪、心理、思想上的各种焦虑。因此,我们这批因研究生复试而“意外”留守学校的老师们,此时就要投入十二万分的精力,不仅在学业上敦促他们,更要在生活上关心他们、在思想上开导他们。

  学校封闭管理后,本学期的所有课程也进入在线状态。得益于2020年上半年疫情初起的那个学期,我录制了2400多分钟相当于50多课时的视频,这一次在线教学打的是有准备之仗,比两年前“边设计边施工”要从容自如得多。我的主要体会是,借此机会把课堂翻转,把录课视频提前发给学生自学,把课堂教学转换为在线互动。这种互动既可以是教师对新知识、新案例、新观点的评介,也可以是学生就相关问题的讨论,还可以是学生提问与教师答疑,总之是能够把沉默的多数“搅动”“激活”起来,把远距离的互联网空间“铺平”“延展”开去。

  也有学生把我这学期的上课方式称作“答记者问”,因为他们有时也会超出课程范围,对学校疫情防控进展情况、在物资供应等方面的信息等问题向我发问或就一些生活困难向我反映。我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做好上传下达、充分沟通。这个时期保持信息渠道顺畅、及时回应学生诉求,至关重要。

  学习诚然是大学生的主业。但身处特殊时期,在校教师的意义更在于一种守护和陪伴,告诉他们:我们就在你们身边,我们和你们在一起。学生足不出户后,吃饭这个头等大事也落在在校教职工的肩上。机关、学院的同事们,以及同时封闭在校园中的场馆管理人员、超市工作人员,都自觉主动担当起送餐志愿者的工作。数十人的志愿者队伍和数十位食堂大师傅,把几个校区1万人左右的饭碗管起来,的确是一项复杂浩大的工程。最初的一两天遭遇到各种碰壁,配给制下既要尽量满足学生异质化的饮食需求,还要保证基本的荤素结构,更要规划最便捷快速的输送线路,着实让每个小组颇费脑筋。经过多次复盘之后,就基本能够做到半小时之内结束“战斗”了。

  学校本科生男女比例大概在“四六开”。女生宿舍对面的绿叶食堂,平日里最为学生喜爱,其中的水果摊位尤受欢迎。封闭管理后,学生们的饮食结构和营养结构也被迫作出一些改变。我曾访谈过校医院的徐医生,据她介绍,学生足不出户以来,平时一些不太常见的问题明显增多,比如口腔溃疡、皮肤过敏、内分泌失调等问题。她建议同学们少吃辛辣,学会调整心情、舒缓压力、排解焦虑,这样才会增强身体机能。学校也多方筹措,创造条件为学生补充一些水果,准备包括洗发水、卫生巾、维C泡腾片等在内的基本物资包。

  封闭在校,思念家人。一个月没有见妻儿了,只能每天视频,加油打气。每一位在校教师也都有这种牵挂,但我们也都很坚定地认为,此时此刻,和学生们坚守在一起,是我们的本分,更是我们的责任。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